專題: 基督教

教會不倫不類,癥結與教牧的荒謬邏輯有關﹗那位認為「社運冇咩靈氣」的教牧,是否不知道德國神學家潘霍華、浸信會牧師馬丁路德‧金、南非循道宗信徒曼德拉曾在社會綻發屬靈光輝呢﹖

「神的旨意」與「耶撚」

當基督徒討論社會上的議題,就此表示立場時,能不能「着地」一樣,先說一說此議題的社會的利弊、影響、可行性等等,說一說閣下是基於甚麼原則得出這個結論?若真的想把「神的旨意」奉行在人間,總也要告訴我們為何閣下口中的神的旨意適合行於現今社會。把聖經章句加諸於社會是因為它們適合於現今社會,還是因為它們是「神的旨意」?

咁呀傳道就首先拎左啟示錄出黎Quote啦。呢種斷章取義式的做法,本身我就不太接受,咁樣搞法,即是兩個明星同一大堆朋友出街但狗仔隊只是影兩個明星,根本就是一模一樣。不理上文下理Quote,等如乜都你講哂。唔淨是佢,真係大把耶能是咁。

咁呢個活動又是乜東東呢?根據前港姐張瑪莉Facebook公開的照片所見,已知出席「官商政紅」分享會的,包括財政司司長陳茂波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、偉易達主席黃子欣、南豐集團行政總裁梁錦松、蒙妮坦集團董事長鄭明明、立法會議員梁美芬、植麗素國際美容集團創辦人陳燕萍、全國政協容永祺、十優港姐麥明詩、藝人李彩華及張瑪莉等。

有一學校的一位男教師,曾交了一個年紀比他少的女朋友。男教師擁有宗教背景,而且在Facebook上,或者平日與人交流時,都滿口有關「宗教」、「道德」等東西,對外形象確實不錯,而且予人一種虔誠的感覺。到後來,則被該校學生爆料,原來當時他曾與女朋友的好朋友搭上了,而且並非交往這樣簡單,更是在課上時間故意休假,與她床上大戰了不知多少個回合,後來就找個藉口把女朋友給甩了。

對於一般人黎講,「執事」呢個字眼最多只是會諗起「黑執事」呢套動漫,對於教會中「終身執事」呢個概念可能都會比較陌生。但是,對於有「終身執事制」的教會黎講,可能是好事,但同樣極有可能是一場惡夢。究竟咩是「終身執事」?呢樣野又有幾大程度影響著教會?

乜基督教唔係成日強調自己「我呢D唔是迷信架」、「我地同拜黃大仙果D係唔同架」。但是而家呀牧師你執住左5777四個數字起度大做文章喎。咁你同黃大仙擺出面檔口果位算命先生有咩分別呢?只不過人地渣住張籤文、你渣住本聖經咁解喎。人地張籤文呀,寫D字都仲多過幾粒數字啦,你咁樣簡直是穿鑿附會,連基本語意邏輯都搞唔清,好難令人信服喎!

上帝創造同性戀,可能就係為咗睇你班教徒有冇呢種大愛,愛上帝一切造物。而有幾多人做到?

而就著耶教團體發通告/指引有關同性戀的事情,通常一經媒體披露後,團體的反應是點?就係龜縮。好奇怪的一點是,發通告時就大搖大擺寫出各種理由,嚴正要求「不可帶子女前往觀看」;但傳媒一打黎問呢?就龜縮。試想想,即使你覺得媒體經常做 9 耶教,但如果你覺得發通告的理由理直氣壯,講真怕咩話俾傳媒知你的取態?點解唔正面回應?如果謹慎一點,大可在訪問中錄音以作記錄,即使他朝人地屈 9 你都叫有錄音做證。講到尾,就係始終係講唔過去話「我地歧視同性戀呀」咁咋嘛。呢 D 咪係「夠膽做唔夠膽認」既最佳例子囉。

就著整個聚會的顧問名單,嘩一黎就係鄺保羅、李炳光、蘇穎智、林瑞麟…依我有無去錯咩website呀?係咪叫耶教宣傳維穩政府顧問名單呀?鄺保羅同聖公會管浩鳴同出一氣,維穩路線之明確就算是非耶人都略知一二;李炳光、蘇穎智等就曾為「可愛既少女」梁美芬站台選舉(佢地起站台之時是咁形容佢既);林瑞麟?又有邊個唔識呀,咪我地親愛既前政務司司長囉,之後去左讀神學果位呀。其餘的人名名單也好不得那裡去。馬時亨、吳宗文等等,有邊個唔係企起政府果邊?其實個聚會如果隔30分鐘就有植入式政府廣告我都一D都唔覺驚訝囉!

基督徒逆境手冊

好多基督徒順境時就對神充滿信心,逆境時就離棄神,所以我想分享下基督徒應如何面對逆境。要係逆境中站立得穩,首先要對神有穩固嘅信心以及認識

在一月的「建道通訊」中,建道神學院院長梁家麟院長所撰之文「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」,引起了不少(激烈的)回響,均以負面居多,不少人對於梁院展文中的內容已有一定分析,固此文亦在此不贅。我反而希望大家在不滿、或者筆伐之時,認真想想「點解大家對教會的理解差咁遠(真係天同地有幾遠?就是梁院長同平信徒咁遠啦)」?我們這種「教會新世代」,又如何去面對這種「被不解」?面對這個鴻溝,除了繼續筆伐之外,真的完全無出路嗎?

當你做會眾既時候,你未必會見到一個教會既黑暗史。因為個啲所謂權力鬥爭、針鋒相對、你爭我奪呢啲野往往會係一個教會最高級既會議先會見到。咩叫做最高級既會議呢?其實就係教會有不同既「領袖」同「同工」組成既一個會議。呢啲「領袖」可以話係民選既,不過佢地既角色身份就好似一個公司既董事咁樣,當一間教會有法律責任既時候,佢地要上身;「同工」故名思議就係牧師、傳道人、福音幹事、幹事呢啲。唔同既教會傳統就有唔同既體制,有啲叫執事會、有啲叫堂會、有啲叫堂議會,林林總總好多種說法。

路德的政治神學經常會被約化成兩國論,而忽略「三層秩序」(three_estates_order) 論。這三層分別是人(及發展出來的教會)、家庭及政權。篇幅所限,不能深入每個層面討論,但這「三層秩序」卻能對「經濟主義」意識形態發出挑戰

話說原來本來年宵的廣場名為「風水廣場」(此為大埔天後宮風水廣場)。唔知邊間教會一心諗住擺個年宵攤檔傳下福音啦,好衰唔衰叫「風水廣場」真是有D難搞,於是唔知邊位忽發奇想,將「風水廣場」易名為「耶穌廣場」(耶穌表示躺著也中槍),後面仲要括住「海寶花園旁」(因為D人搵唔到就真是笑到碌地啦),咁做法、真是令人哭笑不得。

我和耶撚的拍拖故事

「阿強,你可唔可以尊重下我,我而家幫緊你咋!喺度同啲教友Social下唔好咩?佢哋全部都係啲醫生律師,再唔係就做銀行,你睇下你而家份工,做出版社嘅編輯仔,你呢世都冇可能買到泊喺教會外面嘅任何一部車呀!行啦望!」